在场的人都诧异的看向邵青远,二夫人也抬起头,这是她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他。

以往和邵青远见的不多,再加上男女有别,不好多看。

如今这么一注视,她才觉得……这年轻人竟然长得很是面善。

尽管冷着个脸,没什么表情,但给人一种很可靠很踏实的感觉。

她愣愣的看了邵青远一会儿,别人都以为她是对邵青远的提议不知所措。

只有顾云冬,觉得自家夫君的想法挺好的。

因此也跟着点头说,“是啊,伯母,要不然跟我们一块去灵州府走走怎么样?”

终于反应过来的二夫人,愣愣的看了她一眼,随即低垂下头,有些退缩的样子。

白杭见状,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,对着邵青远两人笑道,“不了,谢谢你们的好意。”

顾云冬却是一咬牙,蓦然抓住二夫人的手,说道,“伯母,我知道你想出去走走的,你也渴望看看外边的景色是不是。十八年了,一个正常人十八年待在一个地方人都会变得很压抑很难受,你对我说过,你想早点治好病。但你想过没有,永远待在这里,可能会加重你的病情,出去走走,看看外边的世界,了解世人的喜怒哀乐,生活的酸甜苦辣,或许,会给你的心境带来不一样的感受,对不对?”

二夫人愣愣的,是这样吗?

一旁的白杭却是眼睛一亮,是啊,她妻子待在这里十八年了,十八年来不和外界交流,她的病怎么可能会好?

巧遇清爽的街边女孩

尤其是心病。

只是……

白杭有些担忧的看向身边的妻子,半晌后劝道,“去吧,我陪着你,还有你喜欢的小姑娘也陪着你。我们也不走远,不去别的地方,就去灵州府,好不好?”

“可,可是,要是我发病,又伤了人怎么办?”

顾云冬一愣,所以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,所以她才排斥出门吗?

她突然笑了一下,“没事,有我们在呢?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看不住你一个人吗?你要是发病,我们就立刻打晕你,怎么样?”

二夫人错愕了一瞬,随即忍不住笑起来,“你呀……”

只是她还有些顾虑,“我真的没问题吗?”

“没事,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。”白杭说。

或许是顾云冬以往和她说起的事情太精彩,或许是二夫人内心深处其实一直渴望出岛看看,或许正是她在左右摇摆的时候有人推了她一把。

最终,二夫人同意了。

这事传到白府上下的时候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大夫人和翁氏更是急忙跑到当归院来,对着她问了好几遍,确认了一次又一次,知道她不是开玩笑后,都有些恍惚。

一个十八年没出过岛的人,突然说要出去看看,实在有些匪夷所思。

白神医却很高兴,他直接交代白杭,“正好,趁着这个机会多教教这小子,你会发现你在他面前都不够看的。”

白杭看向邵青远,笑道,“确实。”

既然决定了出岛,一行人很快便收拾好了行囊,准备离开白府了。

fpzw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