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谐城外,大怪物正静静的盘膝坐在地上,手背轻轻放在膝盖上掐着莲花,五心朝天,好像道士入定一般。

它一动不动,好像根本不存在,希望安的人进进出出那么多趟,竟然没一个人注意这个大怪物。

想来如果被帝凡通他们看见了,应该会果断放弃他们的计划,灰溜溜地逃回希望吧。

此时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办公大楼吸引,就算是钢铁围墙上的希望军,也因为天色和体积的原因,没有看到这么大的家伙正以一个极为吸引人的姿势坐在那里。

此时希望军已经听到了长官的命令,开始向城中集结,这里更是变得安静无人,只有一个修仙的大丧尸,好似等待飞升一样的坐在那里看着天!

就在此时,一个身影缓缓走了过来,来到打丧尸的身前仰头看了看,然后身影一闪,直接撕裂了虚空,再次出现已经到了大怪物的头顶,手中亮起了锋利的冰刃,一刀干净利落的斩过了大丧尸的控制头盔。

“咔吧~”一声,控制头盔直接裂开,掉了下来。

本来一动不动的大怪物突然身一颤,然后庞大的身体轰隆隆的站了起来。

黑袍人露在外面的精致白皙的下巴抽出一丝阴森的笑意,冲着和谐安区遥遥一指。

但很快的他的笑容就凝固了,因为拆掉了控制头盔的大怪物并没有暴走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黑袍人脑袋一扭,已经感觉到了事情有点不对头,玉手往虚空上微微一划,直接撕裂虚空就要逃走,可就在此时,一支带着长长锁链的利箭激射而来,直接穿透了黑袍人的琵琶骨,箭头开叉,将他从虚空中狠狠地拽了回来。

“啊……”黑袍人惨叫一声,被长长锁链拖了老远,这才无比狼狈的跳了起来,正要聚集冰刃斩断锁链的时候,又一支利箭破风而来,直接射穿了他另一边的琵琶骨,凝聚出来的冰刃立刻消散了。

13岁粉嫩小精灵糖果色写真图片

他猛地一跺大地,想要用力量硬生生地挣断铁链,但是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号的捕兽夹,将他的两条腿彻底夹死了,这样他再也用不出任何挣扎的力量。

白文啃着一个苹果,缓缓地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目光盯着黑袍人,嘴角噙着些许苦涩,有点不敢上来揭开神秘黑袍人的神秘面纱。

虽然只是猜测,但他依然不敢!

看到了白文,黑袍人也不再挣扎,而是嗓音嘶哑的说道:“想不到百密一疏,到头来还是落在了你的手里!”

白文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其实你不用压着嗓子跟我说话,把李倩倩的下落告诉我,我放你走!”

“你说的话傻子都不会相信,你先放我走,等我回去以后就放了李倩倩!”黑袍人道。

“我很好奇,你如今已经是阶下之囚,为什么说话还这么有底气呢?说白了我和李倩倩没有任何关系,你放与不放我都不会有什么损失,与希望的联盟不会中断,更不会交恶!”白文道。

“那你还在等什么?还不杀了我?”黑怕人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嘶吼。

“你不用掩饰,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!”白文突然长叹一声。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黑怕人怒声道。

“那好吧,我只能送你上路了!”白文扔掉苹果核,随手拿出了激光剑手柄,大步走了上去。

黑袍人的身躯微微颤抖,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。

白文来到黑袍人的两米之外,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露在外面的精致的下巴,动作就更加僵硬了。

他害怕,害怕斗篷下的脸是自己猜测的脸,如果真的是他该怎么办?

“你到底动不动手?不动手我就走了!”她的嗓音依旧嘶哑,到了现在她依然还在隐藏身份。

白文上前两步,颤抖着手去掀黑袍人的斗篷,黑袍人本能的躲开,依然压着嗓音说道:“劝你还是不要看!”

白文心底登时涌起了一股愤怒,他更加肯定心里的想法了,突然伸手猛地将她的斗篷给掀开了,但是还没等他看清她的容貌,脑后突然就传来了一阵破空之声,他急忙弯腰躲开,两柄锋利的飞刀顺着他的后脑勺飞了过去。

只听‘当当’两声,拉扯着黑袍人的锁链被斩断,一得自由的黑袍人立刻拉上了斗篷,手中冰刃凝聚,三两下斩碎了腿上的捕兽夹,身影立刻遁入了虚空之中,临走时还冲白文竖起了一个粗鲁的中指。

白文刚想追,身后飞刀又到,白文根本就没有理会,在飞刀马上就要刺中他的时候,两枚子弹已经精准的将飞刀撞开。与此同时,一名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少年,那充满了肃杀的稚嫩眉宇上,突然就多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窟窿,然后后脑直接被巨大的冲击力留下了一个碗口的啊的血窟窿,‘噗通’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白文看了一眼,紧紧握起了拳头。

“说!”几名幽灵从黑暗中显出身影。

“有话直说!”

“再说一次!”

“把人埋了,然后回去休息!”白文缓步走向了黑暗。

几名幽灵互望了一眼,虽然担心指挥官的安,但他们不会违背指挥官的命令,所以并没有追着白文去。

……

邳县城郊,这是一片破烂不堪的村庄,丧尸早已被丧尸猎人扫荡一空,所有资源都被打包带走,只剩下一片房子和烂家具,因为没有丧尸和物资,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了。

就在村落中的一间民舍内,此时正聚集着二十几个身影,有男有女,看他们的稚嫩的脸颊,最大的不过十七八岁,最小的不过七八岁。

但是这些孩子稚嫩的脸上,都充满了肃杀和麻木,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。

门声响起,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,黑袍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,但是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上去搀扶的,甚至没有看她一眼,都在这里坐着一动不动。

“马上带着李倩倩转移,这里不能待了……”黑袍人一边给自己上药,一边呼吸急促的说道。

这些孩子互望了一眼,立刻就站了起来,两人抬起一直都在床上昏迷的李倩倩,鱼贯而出。

黑袍人忍着疼,撕开自己的衣服,自己的伤口还在血流如注,根本无法快速愈合,她只能将冰霜覆盖的贴了上去,暂时冻住伤口,等安的在处理。

“叱啦啦……”外面突然传来异声,让惊弓之鸟的黑袍人急忙跑了出去,等她看到院中的情况后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。

Tagged